冰箱冰箱微波炉

在脑海中过完一生

有一个想法,折磨了我很久。
每当我以为自己正常的时候,想好好跟她相处的时候,就会从我内心最肮脏最黑暗的角落里冒出来。想得我浑身颤抖,夜不能寐,快要把我逼到真的动手了。
我看着,甚至都不敢抬头看她的背影,我想象我从背后用锋利的陶瓷水果刀割破她的咽喉,或是穿透她的背心。我克制不住的颤抖:“哪怕能从背后狠狠地踹她两脚也好啊”,我拼命绞着手指,按住膝盖。
有时我又想在她的床上割腕,然后血书“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什么,余生都会在我的阴影下度过”。她永远也想不到,为什么会这样,就像她永远不会知道自己讲出的话有多恶毒。
我会这么做的,终有一日。

向往生活

无聊看了向往的生活,看进去居然很好看的。我以为我不会喜欢这种乡间生活田园牧歌…也不是像李诞那种以前体验过度的不喜欢,就是纯害怕_(:з」∠)_
作为一个在乡下半夜两点起来上厕所看见马桶上趴一鼻涕虫(现在打这仨字都内心真实的颤抖)都能怕到坐在床边憋着尿哭到四点钟的奇葩,居然爱上了这种节目,并且有点儿向往掰玉米换菜吃换可乐的生活了…
向往有人能把我丢到这种地方去并且没法回家了,这样说不定能克服怕虫的这种障碍…也许还减肥……好吧应该不能换太多次可乐

lofter真好 都没有人关注我,希望以后也不要有人关注我,我一点也不有趣,希望我发出来的东西一个人都看不到

要做可爱的人真的好难啊,越长一岁越觉得自己讨厌。以前老想被别人喜欢,现在光是不讨厌自己就已经觉得很难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说到底鼻涕虫在马桶盖上爬着又有什么意义呢?没有,一点意义也没有,连个吃的都没有。他就是想吓我,非常无趣又幼稚了,而我输给了他,并且害怕他从马桶上爬下来再爬到我身边了,到时候我怎么做?该叫救命吗?还是只要微笑就好了?

我的朋友圈这个点连狗窝都不如,狗窝里叫唤两声还有狗应呢。不过虽然我心里已经怕虫子怕到快精分了,但我只敢发条朋友圈。有没有人理我呢?没有。我要带着一身鸡皮疙瘩独坐到天明了,屁股都不带挪一下的,废物!

现在快三点了,我被一只马桶盖上的鼻涕虫吓得不敢睡觉,连顺着脖子流下来的汗都能吓哭我了...昆虫类已经跟我结下大仇...作为一个一百多斤的人类,已经非常丢人了,但是我还是想说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妈妈我好想哭啊谁能想到我本来是准备上个厕所就睡觉的啊

最近的一条动态真是太负能量了,万一大家看到了以为我是一个内心阴暗的小朋友怎么办!说点开心的!这几天每天早上都要去驾校练车,感觉作息慢慢开始规律了呢!还有萌上了一对新的cp,内心充满了爱呢!

别看

我现在在家里的地位非常尴尬,至少我是这样感觉。之前在外面上学,回来之后就开始实习每天都很忙,回家就是洗个澡睡觉,甚至都没有过连续两天待在家里过。这也为我省去很多麻烦,因为我在家超过两天就会跟我妈发生很严重的争执。
可惜我现在因为一些原因暂停了实习,又有可能要在家待很长一段时间。这就打破了家里原有的平衡,我妈常常觉得我在挑战她,做什么事都是对不起她的。有时候我甚至不知道她爆发的点在哪里,比方说我不小心把手给切了,她都像是我拿刀剁了她一根手指头似的突然爆发,果然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她常常在我做了一件我觉得毫无问题的事的时候破口大骂,歇斯底里。也许是我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许她神经有问题…如果是这样那我所有的委屈和不解就毫无意义了。现在我只是感觉非常非常无奈,我常常想死,又常常想杀了我的妈妈。但是又非常理智地知道这两个做法都是错的,而且难以实施。一是因为我怕死,且随便自杀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二是因为我不会杀人。而且我知道,她虽然一直在做会逼死我的事,却是不想我死的。所以不论我们谁去死了,另外一方都不会太舒坦的:我死了她会很痛苦,也许会很悔恨;她死了我会坐牢,会被社会谴责,会永远享受不到她不在人世的快乐时光。
所以,我们只能一直这样下去,时间久了两个人大概都不会太正常的。